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文化 > 堵河文苑

【壯麗70年征文】牢記使命

編輯:袁平凡
字體:
發布時間:2019-07-26 16:09:56

○楊安民

食官飯,任官辦;食官粥,任官督。這是我父親常常掛在嘴邊的一句客家人民間諺語,用客家話抑或用廣東白話來誦說,十分押韻,瑯瑯上口,意思是闡述一個人工作上要在其位謀其政、敢于負責任;父親他不但這樣說,而且用行動樹立了敢于承擔責任的精神,激勵著我們。

我的老家在北部灣畔,每年九月十月前后,兇神惡煞的臺風光顧時刻,狂風呼吼,大雨襲擊,竹木腰折、海水翻滾、潮水逆流、江河海堤壩崩裂,對人民群眾造成了巨大的威脅,因麻痹大意而導致的悲劇時有發生。

那一年,我還是在讀小學的時候,連續幾天的酷熱后,那天悶熱得使人心煩,天上的烏云密布,萬里浮云一動也不動,木麻黃樹不時地擺動著頂端的尾巴。早上時分,在公社當干部的父親草草地吃了兩碗白粥,囑咐一番我們兄弟仨人要注意天氣變化,就騎著自行車,風一般地往他駐點的村莊。

我到了學校,學校宣布放假回家避臺風。回到家后,雨水一點大過一點地往下扔,風刮得一陣比一陣猛,母親焦急地模仿著母雞的叫聲,尋找散落在四周山邊的小雞;正好在此時,鄰居的人家冒著雨將成熟的稻谷收割回家,母親一臉的憂愁,埋怨父親在關鍵的時候沒有好好把握,干嗎非要去上班,眼看好收成的稻谷都成了煮熟的鴨子飛了。

午時時分,接踵而來的閃電劃破寧靜的長空,雪白的磅砣大雨急劇而下,狂風呼嘯,不時傳來了竹木“噼噼啪啪”的折斷聲;家門前的那口山塘,也被雨水沖崩了塘基,周邊山嶺上的木麻黃被狂風吹刮得橫七豎八地散倒在地上。因房子的瓦面被狂風吹壞了,母親在忙個不停地將家里的洗臉盆、木桶、大缽子等拿出來,用來盛裝從天上掉下來的雨水。

下午,臺風夾著尾巴逃走了,平時高高地傲著頭的山稔花也低垂著頭,裸露著紅土的村道還在潺潺流水,村子的里里外外一片狼藉,母親既要急著找雞找豬,又要防止積水浸崩房屋墻基,還要惦記著禾田里的水稻。

次日中午,父親回到家里,我他全身上下留下不少泥巴的痕跡,變得又黑又瘦了。父親興奮道,連日來,黨員干部突擊隊夜以繼日地搬沙包加固沿海危險堤壩,防風工作不留死角,群眾沒有傷亡,臺風過后及時采取措施,群眾的損失降到最低程度。由于家里的稻谷沒有及時收割,減產已經成定局,看見父親一臉自豪,母親難免要數落幾句他。父親捧著洗臉的毛巾停留在臉前半晌,他一臉的滿足,一臉的幸福,一臉的陽光地說道,這是工作責任嘛,我們共產黨人要以主人翁精神對待工作,要牢記使命,在急難險重任務面前,我能往后退嗎?這就是父親滾燙的敬崗愛國心。

時間在我的遐想中飛馳而去。父親的話語,我銘記在心里,在陽光、溫暖和充滿蓬勃向上的生命中加入黨組織。此后無論是在鄉鎮還是到市機關工作,我堅持做到牢記使命,人生的歲月注定是從平淡走向絢爛。

哪年春節,除夕下午,還沒有放假,不過有的單位已經鎖住了大門,有的單位盡管大門開著,但是里面冷冷清清,在平時車流如鯽的大街車輛逐漸減少,不時傳來炮竹聲。在市自來水公司側面,我見到了一個熟人,熟人哈哈大笑道,還要上班嗎?我點了點頭,他嘲諷道,這個時候誰不在家飲酒作樂啦?就是狼狗都要掙脫鎖鏈跑走……

來到辦公室,處理完畢手頭上的工作,已經是三點半時分,我和遠在六十公里外的父親通電話,征求他的意見,是否可以提前下班回家。稍停片刻,傳過來了父親斟滿親情帶著老家濃厚方言的嚴肅話語——這個時候一般不會有事,但是你不要有僥幸心里,如果有突發性事件發生,找誰?家里吃不愁、穿不愁,沒有什么活要你干,你現在要履職盡責。

此時,父親往日的話語聲縈繞于耳畔,回響于心際,給我平靜的內心注入了清泉,同時也仿佛加鑄了全新的動力。放下話筒,我在嘈雜喧囂的生活中靜下心來,專心工作起來,一絲不茍地把眼前的工作做好。下班的時候,我收拾好辦公桌面,關好電腦和門窗,飛毛腿一般往車站跑,幸好還趕上回老家的最后一趟班車!(作者地址:廣東省廉江市人大常委會辦公室) 

云上竹山客戶端下載
快速时时记录